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诗经爱情诗 第二讲_图文

发布时间:

《诗经 》之爱情诗
第二讲

二、两情相悦诗
? ? ? ? ? ? ? ? ? ? 溱洧 【诗经· 郑风】 木瓜【诗经· 卫风】 静女 【诗经· 邶风】 子衿 【诗经· 郑风】 采葛 【诗经· 王风】 狡童 【诗经· 郑风】 褰裳 【诗经· 郑风】 将仲子【诗经· 郑风】 柏舟 【诗经· 鄘风】 大车《【诗经· 王风】

郑风 · 溱洧节选

(邀约)?上巳情人节?

溱河,洧河, 溱与洧,溱与洧 (音真与伟) ? 春来荡漾绿波。 方涣涣兮。 小伙子,大姑娘, 士与女, 手拿兰草游乐。 方秉蕑兮。 (蕑音坚) 姑娘说:“去看看热闹怎么样?” 女曰“观乎?” 小伙说:“已去过。” 士曰“既且。” (且音徂) “再去一趟也无妨!” “且往观乎!” 洧河那边, 洧之外, 真宽敞,真快活。 洵訏且乐。 (訏音虚, 小伙子,大姑娘, 意为开阔;洵 意为确实) 又是笑来又是说, 维士与女, 送一支芍药来订约。 伊其相谑, 仲春之月,会令男女,于是时也, 赠之以勺药。 奔者不禁,若无故而不用令者,罚之。 ——《周礼.地官.媒氏》

《诗经· 卫风· 木瓜》(定情)
题解:男女,友人,互相赠答。一说卫人 思报齐桓公复国厚恩而作.

潘安与

“掷果盈车 ?

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。匪报 也,永以为好也!

刘孝标注引《语林》: ?安仁至美,每行,

投我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。匪报 也,永以为好也! 老妪以果掷之满车。? 投我以木李, 报之以琼玖。匪报 也,永以为好也!

邶风· 静女
静女其姝,俟我于城隅。 爱而不见,搔首踟蹰。
爱:薆,隐藏

(约会) 美丽姑娘真可爱, 她约我到城头来。 故意躲藏逗人找, 惹我挠头又徘徊。 美丽姑娘真好看, 送我一只小彤管。 彤管红红闪亮光, 让人越看越喜欢。 牧场归来送我荑, 荑草美得真出奇。 不是荑草真的美, 美人送我含爱意。

静女其娈,贻我彤管。 彤管有炜,悦怿女美。 自牧归荑,洵美且异。
荑,音提,洵,确实

匪女之为美,美人之贻。

《采葛?王风》 1) (相思
彼采葛兮,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。 彼采萧兮,一日不见,如三秋兮。 彼采艾兮,一日不见,如三岁兮。

郑风· 子衿

(相思2)
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 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。 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。 纵我不往,子宁不来? 挑兮达兮,在城阙兮。 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。

青青的是你的衣领, 悠悠的是我的心境。 纵然我不曾去会你, 难道你就此断音信? 青青的是你的佩带, 悠悠的是我的情怀。 纵然我不曾去会你, 难道你不能主动来? 来来往往张眼望啊, 在这高高城楼* R惶 不见你的面啊,好像已有 三月长啊!

“《子衿》云:‘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?’ ‘子宁不来?’薄责己而厚望于人也。已开后世小 说言情心理描绘矣。?(钱钟书《管锥编》)

郑风· 狡童
? ? ? ?

(相思3)

彼狡童兮,不与我言兮。 维子之故,使我不能餐兮。 彼狡童兮,不与我食兮。 维子之故,使我不能息兮。
《正义》:“言彼 姣好之幼童也。” 2、维:因为。

注:1、狡童:即姣童,俊美的少年。

郑风 · 褰裳(最后的通牒)
子惠思我,褰(音千)裳涉溱(音真)。 子不我思,岂无他人? 狂童之狂也且(音居)!狂童:傻小子

?《郑风》里的情歌都写得很倩巧,很婉秀, 子惠思我,褰裳涉洧(音伟)。 子不我 别饶一种媚态,一种美趣。??‘不我思,岂 思,岂无他士?狂童之狂也且! 无他人?狂童之狂也且。’(《褰裳》)似是 《郑风》中所特殊的一种风调。这种心理, 没有一个诗人敢于将她写出来。?
——郑振铎.插图本文学史[M].北京:作家出版社, 1957.

将仲子兮,无逾我里, 无折我树杞。岂敢爱之? 畏我父母。 仲可怀也, 父母之言亦可畏也。 将仲子兮,无逾我墙, 无折我树桑。岂敢爱之? 畏我诸兄。仲可怀也, 诸兄之言亦可畏也。

将仲子兮,无逾我园, 无折我树檀。岂敢爱之? 畏人之多言。仲可怀也, 人之多言亦可畏也。

郑 风 · 将 仲 子

鄘风· 柏舟节选

(爱的坚持)

泛彼柏舟,在彼中河。 髧彼两髦,实维我仪。 之死矢靡它。母也天只! 不谅人只!
1.髧(dàn旦):头发下垂状。两 髦(máo毛):男子未行冠礼前, 头发齐眉,分向两边状。 2.仪:配偶。 3.之:到。矢:誓。靡它:无他心。 4.只:语助词。谅:相信。

柏木船儿漂荡荡 飘呀飘在河中间。 那人刘海分两边, 实在和我相配又相当。 誓死不把心来变。 娘啊!天啊! 我的心思你不体谅!

?从今以后永远拥有你无论环境是 好是坏,是富贵是贫贱,是健康是 疾病,我都会爱你,尊敬你并且珍 惜你,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。”

《邶风· 击鼓》节选

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 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执子之手,与子成说:?死 生契阔,与子偕老。? 契,聚合; 阔,离散。

生生死死离离合合,(无论如何)我与你说过。 我们曾经许下的誓言:“与你的双手交相执握, 伴着你一起垂垂老去!”

威廉· 巴特勒· 叶芝 William Butler Yeats (1865~1939) 爱尔兰诗人和剧作家。 1923年度的诺贝尔文 学奖获得者。

茅德· 冈(Maud Gonne)(1866-1953) 叶芝对她的爱终生不 渝

当你老了

叶芝(爱尔兰)

当你老了,头白了,睡思昏沉, 炉火旁打盹,请取下这部诗歌, 慢慢读,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,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;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, 爱慕你的美丽,假意或真心,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,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; 垂下头来,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,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,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,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。 ——摘自袁可嘉译《叶芝抒情诗精选》

《邶风· 柏舟》节选

(爱的坚贞)

“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; 我心匪席,不可卷也。” 上邪! 我欲与君相知, 长命无绝衰。 山无陵,江水为竭, 冬雷震震夏雨雪, 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! 《汉乐府· 上邪》

《菩萨蛮》(敦煌曲子词)
枕前发尽千般愿,要休且待青山烂。 水面上秤锤浮,直待黄河彻底枯。 白日参辰现,北斗回南面。 休即未能休,且待三更见日头。

爱的唯一与坚贞
?求你将我放在你的心上如印记,带在 你臂上如戳记.??爱情,众水不能熄 灭,大水也不能淹没。?君王有六十王 后,八十妃嫔,但我只爱你一人。?
——《雅歌》

我的爱人是红红的玫瑰
? 呵,我的爱人像朵红红的玫瑰, 六月里迎风初开; 呵,我的爱人像支甜甜的曲子, 奏得合拍又和谐。 ? 我的好姑娘,多么美丽的人儿! 请看我,多么深挚的爱情! 亲爱的,我永远爱你, 纵使大海干涸水流尽。 ? 纵使大海干涸水流尽, 太阳将岩石烧作灰尘, 亲爱的,我永远爱你, 只要我一息犹存。

彭斯(苏格兰)

? 珍重吧,我惟一的爱人, 珍重吧,让我们暂时别离, 但我定要回来, 哪怕千里万里!

此情须问天
在天愿为比翼鸟 在地愿为连理枝 ----白居易《长恨歌》

《国风· 王风· 大车》
大车槛槛,毳衣如菼。 岂不尔思?畏子不敢。 毳(cuì)衣:毡子。
菼(tǎn): 初生的芦苇

大车奔驰声隆隆, 青色毛毡做车篷。 难道我不思念你? 怕你不敢来相逢。 大车慢行声沉重, 红色毛毡做车篷。 难道我不思念你? 怕你私奔不敢动。

大车啍啍,毳衣如璊。 岂不尔思?畏子不奔。
啍啍(tūn):重滞徐缓的样子。 璊(mén):红色美玉,

毂则异室,死则同穴。
谓予不信,有如皦日!
轂(gǔ):生 曒(jiao):同?皎?

活着居室两不同, 死后要埋一坟中。 如果你还不信我, 太阳作证在天空!

我是怎样的爱你

伊丽莎白· 巴雷特· 勃朗宁夫人

我是怎样地爱你?诉不尽万语千言: 我爱你的程度是那样地高深与广远, 恰似我的灵魂曾飞到了九天与黄泉, 去探索人生的奥妙,和神灵的恩典。 无论是白昼还是夜晚,我爱你不息, 像我每日必需的摄生食物不能间断。 我纯洁地爱你,不为奉承吹捧迷惑, 我勇敢地爱你,如同为正义而奋争! 爱你,以昔日的剧痛和童年的忠诚, 爱你,以眼泪、笑声及全部的生命。 要是没有你,我的心就失去了圣贤, 要是没有你,我的心就失去了激情。 假如上帝愿意,请为我作主和见证: 在我死后,我必将爱你更深,更深!

我清楚地记得,过去我经常在那些湿漉漉的青草 中散步,或者在那些深可没膝的野草中‘淌’过。 阳光照耀在头上,一阵风吹来使得周围一片青翠, 明亮了然后再暗下来……但这些都不是幸福,亲爱 的爱人啊,幸福并不是随太阳或雨水而来……我本 以为我算是幸福的,因为我在死亡面前十分*静。 现在,自从我成为一个人的爱人,我才第一次懂得 了与死亡分开的生命,懂得了没有哀怨的生命……” —— 罗伯特 ·勃朗宁

此情须问天
问人间情为何物 直教(人)生死相许 ----元好问《摸鱼儿》

中西爱情诗相同点
1、中西在早期都有大胆而热烈的情诗。 2、都有一个曲折反复而冲突阻力的发展过程。

《诗经》爱情诗
1、情感真挚、吞吐自然、不假雕饰 2、描状事物传神逼真,情景交融。 3、在语言的特质上以自然本色、不假 雕饰见长;在形式上以一唱三叹,反复回 环称著;在韵味上以委婉悠长动人。

三、婚姻家庭诗
?桃夭【诗经· 周南】 ?女曰鸡鸣 【诗经· 郑风】 ? 氓【诗经· 卫风】

周南·桃夭
翠绿繁茂的桃树啊, 花儿开得红灿灿。 这个姑娘嫁过门啊, 定使家庭和顺又美满。
翠绿繁茂的桃树啊, 丰腴的鲜桃结满枝。 这个姑娘嫁过门啊, 定使家庭融洽又欢喜。 翠绿繁茂的桃树啊, 叶子长得密稠稠。 这个姑娘嫁过门啊, 定使夫妻和乐共白头

这天是三月十五,月亮正圆, 女说:“公鸡已鸣唱。” 银色的月光映著银色的雪光, 男说:“天还没有亮。 女曰鸡鸣。士曰昧旦。 再与苗若兰皎洁无暇的肌肤一映, 不信推窗看天上, 当真是人间仙境,此夕何夕?这时 明星灿烂在闪光。” 子兴视夜,明星有烂。 胡斐早已除下自己长袍,披在 “宿巢鸟雀将翱翔, 苗若兰身上。月光下四目交投, 将翱将翔,弋凫与雁。 射鸭射雁去芦荡。” 于身外之事,竟是全不萦怀。 “野鸭大雁射下来, 两人心中柔和,古人咏叹 为你烹调做好菜。 深情蜜意的诗句, 弋音加之,与子宜之。 佳肴做成共饮酒, 忽地一句句似脱口而出。 白头偕老永相爱。” 宜言饮酒,与子偕老。 胡斐不自禁低声说道: 女弹琴来男鼓瑟,和谐美满在一块。 琴瑟在御,莫不静好 “宜言饮酒,与子偕老”。 “知你对我真关怀呀, 苗若兰仰起头来,望著他的眼睛, 送你杂佩答你爱呀。 轻轻的道:“琴瑟在御,莫不静好” 知你对我体贴细呀, 知子之来之,杂佩以赠之。 这是“诗经”中一对夫妇的对答之词, 送你杂佩表谢意呀。 情意绵绵,温馨无限。 知子之顺之,杂佩以问之。 知你爱我是真情呀, ——《雪山飞狐》 知子之好之,杂佩以报之。 送你杂佩表同心呀。”

郑风· 女曰鸡鸣

只有美貌而缺乏修养的人是不值得赞美的。 类别:修养

培根随笔 阅读

爱情就像银行里存一笔钱,能欣赏对方 的优点,就像补充收入;容忍对方缺点,这 是节制支出。所谓永恒的爱,是从红颜爱到 白发,从花开爱到花残。

《氓》
? 氓之蚩蚩,抱布贸丝。匪来贸丝,来即我谋。 送子涉淇,至于顿丘。匪我愆期,子无良媒。 将子无怒,秋以为期。 ? 乘彼垝垣,以望复关。不见复关,泣涕涟涟。 既见复关,载笑载言。尔卜尔筮,体无咎言。 以尔车来,以我贿迁。 ? 桑之未落,其叶沃若。于嗟鸠兮,无食桑葚! 于嗟女兮,无与士耽!士之耽兮,犹可说也。

女之耽兮,不可说也。
? 兄弟不知,咥其笑矣。静言思之,躬自悼矣。 总角之宴,言笑晏晏。信誓旦旦,不思其反。 反是不思,亦已焉哉!

思考:读诗的现代启示
海德格尔:文学是一种景观,它在大地与天空 之间创造了崭新的诗意的世界,创造了诗意生存的 生命。
大地——具体可感的世界, 天空——代表了人类向上的精神追求, 但是日常生活被非诗意遮蔽,因此我们总是通 过文学的引领到达诗意,感受无限,领悟神圣,这 才是人类本真的生活状态。

从人类的物质世界(大地)——经过艺术作品 (世界)——进入神性诗意的精神领域(天空)

本讲内容结束

谢谢!




友情链接: